您当前的位置: 学子心语内容页

Join Yuanhang, Study Abroad!

成长在DTU

姓名:孙山林

年份:2016年

学校:丹麦工业大学

项目类别:交换

        

我是孙山林,在大四的上学期,到DTU(丹麦科技大学)进行半学期的交换。

 

首先先从选择的课程讲起吧,这边的课业压力其实没有北航那么重,因为一个学期最多也就是六门课,大多数同学修四五门课就足够了,但是在北航,一个学期七八门是最少的。但这不意味着这里的学习会很轻松,晚上大家也都是往图书馆跑,到考期各个教学楼里也都是人满患。下面我就简要地介绍一下我选的课程。

 

Introduction to Spacecraft System and Design:课程形式每周7小时的讲座,每个讲座由相关专业的教授负责介绍航空系统的相关领域,最后针对这一周的讲座内容都有个人作业,一周内完成。最后的成绩由十一份的作业得分平均得到,没有期末考核。这是我学的最为辛苦的一门课,因为这门课基本上就是浓缩一门很大的学科在航空中的应用,然后在一个讲座上全部讲完。如果是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学科, 仅凭一节讲座,就想解决老师课后留下的涉及大量理论理解的问题,真的需要很多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的投入。反观在国内的课程,课件基本上涵盖了你需要知道的所有信息,或者说做作业所需要的所有信息,但丹麦的课程要求你为了完成作业必须花很多的时间在搜集有用的资料上。刚开始我是颇有怨言的,但后来慢慢地感受到自己在吸纳知识的深度上有了提高。在这了,可能教授要你解决的只是level 1的问题,但为了理解背后的原理,你可能需要深入到level 2的程度。反观国内那种喂到嘴边的学习方式,可能做作业的速度有了提升,但无形中扼杀了同学自主学习,深入理解的机会。

 

Biomedical Optics 主要介绍的在生物医疗领域的光子学应用。由于是交叉学科,同班的有医学背景的,还有物理背景的同学,我们本学期有三次小组展示。我的小组同伴就是两个学生物医药的丹麦女生,而我的学术背景是电气工程,虽然在光学领域也不算专家,但好歹有些物理的基础,所以我一般就是组里负责攻克理论阐释的那个,而她们在后端的应用方面有更多具体的认识。这种组员的搭配我想也是教授有意为之,互补的专业背景有利于同学更加顺畅地理解覆盖面较广的论文,也能让同学们对于应用领域的前端后端都能够形成概念。在13周的课程结束以后我们会有一个口试,相当于一个个人展示,现在还不清楚具体的组织方式是什么样的。

 

Strategy, Design and Market:是一门管理学的课程,我在二十多年的教育经历里可以说从来没有涉及过这方面的知识,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学校的通识必修课,我可能到今天也没上过一天管理课。这门课的教授是一个很年轻的华人教授,上了半学期,真的很自豪在异国他乡,在一堂很容易就涉及中国问题的课上,一位华人教授可以自信且条理清晰地为我们传道授业解惑,可能是因为我比较习惯于中国人对于英文的组织,我觉得他是我接触的所有教授中最教学有方的。这门课已经有过两次的小组课题,我和四个丹麦的同学在一组,不同文化的同学思考问题真的有迥异的切入点,尤其在经济领域的问题,我深刻地体会到丹麦人对高附加值产品的执念,而功利主义似乎是在我们大多数中国人包括我在内的普遍的生活态度。不过还好,我们都是很有同理心的人,不同的观念相遇只是交流不是冲突。

 

Skylab,一个有机床,有教室,有xbox,有讨论室的空间

 

总而言之,这里的学习似乎更加注重构建同学对于某个学科的知识框架,而不是很在意同学们通过公式计算得到正确答案的过程。其实一走进图书馆就能感受到和北航的不同,北航的图书干静悄悄的,大家都在埋头忙自己的事情,但是DTU的图书馆就是有点嘈杂,大家多是以小组为单位在交流。当然,也有安静的区域,是不允许说话的,毕竟也有不少事情要一个人思考。来到丹麦,在学习上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合作。我从来没有像在DTU一样,如此紧密地和人共同完成课程项目。我在北航也要做很多的小组作业,但是总感觉其实还是在单兵作战,大家各忙各的已经算好的,还有很多时候一个小组也就是一两个人在出力。但是丹麦很不一样,大家首先没有什么我不行我做不好所以干脆不做的观念,还有就是大家都很乐于表达,愿意交换意见,很多时候,大家都没什么思路,但是谈着谈着可能就找到方向了。

 

说到丹麦这个国家,其实我没有多少发言权,我到现在连海的女儿雕塑都没看过,除了哥本哈根别丹麦别的城市也没有踏足过,有时间都和同学去别的国家转转了。但想来也挺正常,去丹麦本就不是抱着一个游客的心态,住了接近半年,就算不去任何景点,这个国家的气质也能充分感受得到了。说到这儿,想起来我在北京上了三年大学,好像也是任何景点都没去过。丹麦是一个国民幸福感很高的国家,这个我也不是很乐意展开来讲,其实说起来就是生活的比较精致,国民也有这个能力享受生活,如果北京空气好,人口现在的五分之一,人均收入4万,房价就是现在这个水平,大家也会很幸福的。但有一点我其实是比较嫉妒的,就是在公共设施上,DTU带给学生的便利或者说幸福感,是我在北航没有感受过的。我注意到一个很小的细节,就是电源插座,在DTU,可以保证每个座位基本上都能在方圆两米以内有插座。北航做不到,可能国内也没有院校能做到吧。

 

走出图书馆看到的晚霞

 

回想这接近五个月的丹麦生活, 从开始的新奇惶恐,到之后的厌倦再到现在的安之若素,我在不知不觉中对于自己和祖国有了更多旁观者的思考,可若干年以后再看今天的想法会觉得幼稚,但也算是记录了我的成长。